您的位置 : 首页 > BTC电商资讯 >

领工云商:中国工业制造数字化输出的两江方案

2019-08-13
领工云商:中国工业制造数字化输出的两江方案

领工云商:中国工业制造数字化输出的两江方案

时 间:2019年08月13日 18:54

详细介绍

  重庆大数据智能化企业正深刻领悟习总对重庆要发挥三个作用的深刻内涵,在拓展一带一路市场中成就自己。透过两江新区这家企业的成长案例,除了能感受到内陆企业的全球化布局,您还能感受到重庆企业的理想与活力。

  重庆跨境电子商务大厦的14楼,是重庆领工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简称“领工云商”)的办地点。面积不足300平方米的办公室挤下了60多名员工,略显拥挤。

  据该公司董事长余尧介绍,作为重庆首个装备出口 B2B 跨境电商平台,领工云商打造的工业大数据优选平台,可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工业采购商提供相匹配的中国工业设备及生产企业名单,以及工业品外贸综合、跨境物流、跨境供应链金融等一系列服务,实现中国制造的工业品及设备的数字化全链条跨境闭环服务输出。

  截至目前,该平台已经吸纳了超过了1万家的工业制造与服务企业主体,和50000种以上的工业设备产品,产品及服务覆盖了包括越南、印度、印度尼西亚等13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值得一提的是,取得这样的成绩,领工云商只不过花了3年的时间。这足以证明,在“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愈发深入的背景下,MRO同样可以成为一个高效的突破口。

  MRO,是英文Maintenance、Repair and Operations的缩写,指工厂或企业对其生产和工作设施、设备进行保养、维修,保证其运行所需要的非生产性物料,目前已成为众多创业者瞄准的方向之一。

  而在重庆,“一带一路”也正成为企业投资的热土。上半年,重庆企业通过“陆海新通道”在东南亚、南亚等沿线国家开展投资合作。其中,重庆市18家民营企业对13个“一带一路”沿线家境外企业进行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3156万美元。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内陆国际物流枢纽,两江新区在2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布局了果园港、寸滩港、铁路港、空港、信息港,极大地拓展了重庆与周边区域、东盟、欧盟等国际通道,为两江新区打通国际市场奠定坚实的基础。两江新区相关负责人表示,伴随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落户企业在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中的作用不断释放,随着重庆加速融入全球市场步伐,作为内陆开放桥头堡,两江新区正积极整合全球先进要素,推动内陆开放,大型企业“走出去”步伐明显提速,正成为拉动新区进出口增长的新的力量。

  当时,他还在四川某央企任职,主要负责国际市场的开拓。一次,为了改善企业运行中存在的种种弊病,该央企邀请合作伙伴——美国通用电气的著名数学专家来对企业进行问诊。

  一顿调研之后,那位数学家以数据的方式对该央企的生产流程、供应链体系,甚至包括企业安全问题、用工问题都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并且以此为基础制定了非常详细的改进计划。这让余尧印象深刻,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后来的创业方向。

  2005年,余尧决定自己创业,并成立香港通用出口有限公司,主攻工业原材料出口。但很快,他便踩中了市场埋下的第一颗雷。

  在余尧创业的同时,“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成为了中国自上而下的共识。2004年,中国的“能源发展战略”正式颁布,并提出到2006年要实现节能20%的约束性指标。

  在这个背景下,高能耗的工业原材料逐渐从市场“香饽饽”变成了政策调整的主要对象。加上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刚成立不久的香港通用出口有限公司损失惨重。

  如果说余尧碰到的第一颗雷是“时运不济”的话,那么紧接而来的第二颗雷则给了他更多的具有现实意义的经验。

  随着中国经济在上个世纪末的高歌猛进,我国目前已经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生产能力可以辐射周边,甚至更远的市场。

  余尧看准机会,在2012年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并很快拿到了重庆通用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海外独家代理权。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余尧为了证明自己,在当年大手笔投入了50多万元全世界参展,但效果并不明显。“虽然偶尔有些业务,但并不足以维持企业的运转。”

  那段时间,投入和产出就像严重失衡的天平,在时时刻刻考验余尧及企业核心团队的耐心以及资金实力。据他估计,第二次创业后的3年,他们先后投入了500多万元,团队也从巅峰时候的20多个人到最后只有寥寥数人还在坚守。

  “中国的工业产品虽然在产量、质量以及价格上都有优势,但是在走向海外市场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品牌知名度缺乏,推广起来非常困难。”余尧说。

  困境中坚持了2年多,余尧终于等来了“及时雨”。当年,印度电钢总公司找到他们团队,希望帮忙寻找一家国内公司生产的风机配件。余尧团队当即决定亲赴现场进行勘察,并在多次的沟通之后顺利为印度电钢解决了问题。

  这笔业务不仅让余尧团队站稳了脚跟,更重要的是,也让余尧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大型工业企业走出去虽然带动了中国装备制造的大量出口,但售后服务却无人问津。这也是体量相对较小的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绝佳机会。

  “比如说印度电钢,他们要找的风机配件只是非常小的一个零部件,中国的总包方也不太可能会掌握到上游供应商是谁。这就造成了服务体系的缺失。”余尧说。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这的确是个机会。以重庆两江新区为例,长安公司在意大利都灵、英国伯明翰建立研发中心,力帆集团到俄罗斯、伊朗、埃塞俄比亚等投资建厂,将重庆及两江新区的汽车产业链延展到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与此同时,重庆也从调结构、建平台、拓渠道等6个方面,促进以两江新区为重点的跨境电商稳步发展。今年1—5月,重庆跨境电商进出口及结算108.1亿元,同比增长33%。其中,B2C进口17.8亿元,B2B出口4.7亿元,跨境电子商务结算实现85.6亿元。

  但一对一的单线业务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如何在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中建立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成为了余尧思考的核心问题。

  2015年左右,余尧和团队就企业未来发展达成了一致,将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定在了海外市场的备品备件服务(MRO)上。

  之所以确定这个方向,除了有了近3年多的实践经验之外,海外市场的工业服务市场也是其中的核心要素。据初步估算,“一带一路”工业服务市场规模超过每年24万亿元,其中仅越南市场的规模就达到了 800亿元/年。

  此后,余尧又说服团队,开始打造全新的互联网平台及相应的团队。不久,其自主研发的“工业大数据优选平台”正式上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国内第一个以“一带一路”为应用场景的大数据平台。

  按照余尧等人的设想,一旦顺利运行,这个平台足以改变我国工业商品出口的行业现状,也让领工云商构筑起后来者难以逾越的护城河。

  但也正是因为缺乏可参照的先行案例,领工云商在该平台上线之后还是走了很多弯路。其中最致命的一个,是在战略上以“交易”为重点,忽略了平台整合资源的能力。原为阿里巴巴高管的陈波在2019年加入领工云商。在他看来,以“交易”为侧重点,对领工云商的供应链管理及资金周转来说是非常大的考验,这并非领工云商的强项。

  “在之前的模式中,我们需要向上游供应商购买货物,然后出口到海外市场,还需要在当地建立仓库,然后等待商品售出。这一系列问题在2017年~2018年之间几乎让领工云商喘不过气。”陈波说。一个很具有代表性的现象是,为了销售库存,领工云商还在东南亚等重点市场组建了数量庞大的地推队伍,如何对这些队伍进行科学管理也成为了让领工云商高层头痛的问题。

  2018年年底,余尧等人终于决定,终止以交易为主的运营模式,转而真正以大数据为运行基础的平台运行模式。

  而这次改变,让领工云商更加清楚了一个事实:要想真正占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MRO市场,搭建一个能让中外企业通用的桥梁,比自己单干也许更有可行性。

  做出上述判断的理由有三:首先,做平台属于轻资产行为,对企业自身的资金、配套建设等方面的压力较小;其次,搭建平台可以吸纳大量中外企业数据,为企业下一步发展提供更多的路径;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MRO产业链的最终端用户往往是中小企业,这类企业用户数量庞大,而服务这些终端客户的一般都是次终端(零售商),大多以五金店的形式存在,它们急需相应的平台出现,丰富采销渠道,提升议价能力。

  需求有多迫切?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MRO的采购因为规格多、批量小、非计划性的特点,导致这个全球规模已超过4000亿美元的市场,看起来分散而凌乱。

  具体而言,领工云商打造的跨境服务平台包括三个维度:MRO跨境平台、售后服务共享、技术能力服务。三者相辅相成,共同形成线上线下联动的一站式服务体系。

  “传统的工业设备跨境交易需经过多节环节,而领工云商 B2B 平台直连买卖双方,以‘自营+联营’形式提供推广、销售、报关、物流、售后维保等一站式服务。”余尧说。

  余尧之所以选择越南,一方面是“为了控制风险”,越南在地域上跟中国比较近,它跟中国有27个口岸对接,同时在体制和文化上,也有诸多相似之处。另一方面,是因为近年来越南经济高速发展,那里已经拥有321个工业区,50多万家工业企业。

  这意味着蓬勃的需求。在布局越南市场之初,余尧就带领领工云商的团队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到越南胡志明、河内及其周边城市的五金机电市场,发现那里的市场需求并不低端,博世、史丹利等国际品牌在当地的销量很可观。

  另外,越南的需求方习惯了在“家门口”采购,如果要让他们接受线上采购的方式,那就要将物流时间缩短到一周之内,最好是3天左右。传统的物流配送模式很明显不能满足这样的需求。

  为了解决这些需求痛点,余尧一边跟国内优质的MRO生产商建立合作关系,通过S2B(大的供应链平台—供应商)模式赋能供应商,不仅对供应商免费开放,交易达成才会收取费用,还开展网络入驻自助化,注重知识产权保护。

  在具体服务上,实现客户资源整合共享,海外行业峰会参展曝光和地推拜访并行。这种基于共享经济思维的做法,为领工云商吸引了大量优质的供应商,其中多数为上市公司,包括重庆机电集团旗下20家企业、洁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等。

  同时,领工云商还与全球20多个国家的企业建立了业务往来,客户包括印度著名钢铁集团TATA、电钢,巴基斯坦LUCKY、 Bestway,俄罗斯奔萨,美国Midrex等。另一边,领工云商在越南当地建立物流据点。

  余尧提出实现48小时货品到家的目标,并于2018年4月在越南永福市搭建了1000平米海外集中仓,半年后又启用能为5651立方米MRO商品提供全面周转河内2号仓库。

  实体的布局之外,领工云商在融入当地社会文化方面的努力也同样值得称道。在工业互联网的语境下,MRO注定是一个高大上的线B业务讲究的都是供应链思维,而现在和未来,提升供应链效率的关键,是对于数据和前沿技术的应用。

  在2018首届智博会上,领工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了4大跨境工业电商支持系统规划,包括工业正品溯源系统、跨境智慧仓储系统、电商展销系统、远程诊断系统,这些系统将在今年逐步开放上线。

  而其中的远程诊断系统,利用强大的工业数据库、专业方案数据库(目前有电力机组、水泥生产线库),借助AI语译技术、图像识别和大数据技术、智能终端,让海外客户通过上传故障货品视频或图片,自动生成诊断书,然后再由“医生”给出处方,这些“医生”就是平台上数千名众包技术专家。在AI语译系统支持下,他们可以跨越语言障碍给出解决方案。

  “对于出海的MRO电商来说,加强硬实力当然很重要,但是软实力也不可或缺。这种软实力包括沟通的能力、融入的能力,甚至是文化上的共情能力。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存在很多未知的,不可控的因素,如果欠缺这种能力就很可能让企业的投入打水漂。”余尧说。他十分认同任正非的“内外合规”的管理理念。

  基于这样的思维,领工云商申请了越南国家电商备案审核,并于2018年11月29日通过了审核,成为极少通过备案的中国跨境工业电商。这意味着领工云商平台取得和越南本土电商一致的合法可信背书和在线支付接入许可,为今后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目前,领工云商越南公司已经实现越南北部90%的线下商铺覆盖,注册终端商家5067家。除了合规,还要合情。在余尧看来,出海不是为了从别人盘中分走蛋糕,而是为了在更大的空间进行合作,共同做大MRO这块蛋糕。领工云商已经在越南试水合伙人模式,当地的个人或企业,可以在遵守平台规则的前提下,借助领工云商的资源开展与工业相关的业务及服务。这些合伙人将负责领工云商在线下的覆盖推广和转化工作,以及技术服务工作。尽管用互联网改造MRO交易已是大势所趋,但现在,电商模式在整个MRO领域的占比还非常小,不到1%,更不要说其中跨境电商的比例。毫无疑问,领工云商还在驶入一片充满前景的蓝海。(记者 谢力)

  要说2018年一些关键的热门词汇 ,例如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还依然在榜,但是有一个现象是大家更加关注这些词背后带来的实际价值,也就是如何才能将技术落地应用到产业中。

  所以,诸如信息化、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产业场景得到热烈讨论。不难发现,这一切的变化在B2B领域尤为明显。

  从找钢网、找油网等B2B电商平台可以看出,互联网产生的第一步深远影响就是解决信息不对称,采购效率低下的问题。所以,钢铁、油品、化工、有色金属等领域都在实现电商化,上述的领域都已有巨头出现且形成较完整的服务闭环。在中国,市场规模过万亿的MRO领域由于信息化程度低、品类多、需求大等特点成为下一个被改造的重点。目前,市场、资本、服务平台等都在进一步完善产业闭环,这也让大家好奇MRO工业品领域的发展将走向何处。

  为实现产业升级转型目标,工业互联网的实质是信息化和工业化、IT领域和传统制造领域的深度融合。工业互联网其实是对制造业的全面改造,特别是在技术的帮助下完成智慧生产、智慧销售、智慧服务等环节。

  目前,从国内创业企业来看,阿里巴巴1688、震坤行工业品超市、工品汇、佰万仓等企业都已建立采购商城,打造MRO B2B电商平台。电商平台的搭建可以减少交易环节,缩短产业价值链,最大化生产厂商与最终企业利益。此外,将销售端数据化,还可以反哺上游,指导上游工业品研发与生产。值得一提的是,京东也将工业品频道设立为首页左侧的第18个频道,与家用电器、手机、电脑等并列,其下还包括工具、劳动防护、工控配电等二级品类。此举也说明,有巨头的加入,让有互联网加持的MRO领域成为竞争日益激烈的红海市场。

  正如上述分析看来,产业升级对于传统行业来说是个慢过程。过去,传统产业链存在诸多弊端和痛点,如价格不透明、信息不对称、流程长、时间长、质量参差不齐、服务跟不上、成本无法科学控制等。所以,新的管理理念和新技术(大数据、物联网等)的投入也使MRO供应链体系更加完善,服务得到全面升级。

  例如,采购侧。以京东企业购为例,采用智能采购技术,实现采购的全流程电子化。电子化有助于采购周期信息的透明化,有助于提升供应链货期,实现保障服务质量。此外,通过数据可以进一步了解客户的采购习惯、采购周期和资金流向,还可以对客户群体进行细分,从而针对不同的企业用户对服务进行调整和优化,进而实现个性化服务。物流侧,为客户提供包括仓储、运输、配送服务,实现智能调度。平台通过增加物流服务,实现智能调度,这不仅节约了供应端成本,还有效提升服务效率。MRO工业品完成从线上有效下单到线下有效配送的服务闭环。

  金融侧,目前众多MRO平台会为中小企业用户提供信息金融及账期管理服务,使得供应端更加灵活。源码资本投资副总裁吕月梅认为产业升级的目标有两个:一是终端客户所获得产品和服务更多更好更精准;另外则是零售及零售往前所有环节的效率提升。她认为,终极目标是整个链条实现数据驱动、智能驱动,后端服务零售前端,后端帮助前端,用尽一切力量来服务好终端客户。正如目前行业的发展走向,也在验证这一点。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工业增加值约28万亿元,工业产值的4-7%构成MRO市场容量,总规模至少超过万亿元,调研机构预计未来10年内还会按照每年5%的增长率持续增长。国家大力倡导“互联网+制造业”、工业互联网的深入发展,这也就意味着产业互联网将迎来新,中国MRO市场出现爆发期。

  业内专家认为,产业互联网必将以重服务模式前进,目前各MRO B2B平台不断增加品类的同时,未来主要的竞争优势将在技术落地上,树立在某一环节,因技术所产生的服务优势,值得各平台深入思考。

  作为教育部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的李敬,一直在深入研究重庆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他说,“重庆要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建议从推进互联互通、机制建设、市场合作、加强开放创新等四个方面入手。”

  在李敬看来,重庆一直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这为重庆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打下了坚实基础。”他说,目前重庆已初步建成“水、陆、空、铁、信”五位一体的国际性枢纽通道。

  “向东的长江黄金水道通江达海;向西向北的中欧班列(重庆)已规模化常态运行;向南的陆海新通道直达东盟;国际航线加速密化。我们还有西南地区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 作为教育部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李敬对重庆与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交流情况非常清楚,他所列举的数据很有说服力。

  “2018年重庆对共建‘一带一路’国家进出口1209.8亿元,占进出口总值的23.2%;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地区)利用外资52亿4556万美元,占全市总额的51.06%。”贸易合作的深化也使得重庆与共建“一带一路”国家交流互动稳步增长。截至2018年底,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在渝领事机构10个,双边经贸促进机构近20个。2018年全年,全市接待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入境游客388.02万人次,旅游外汇收入21.9亿美元。

  当然,地处内陆的重庆,还面临着发挥“带动作用”的系列困难。李敬说,重庆在“一带一路”合作平台上融入度较差。“与上合组织、东盟(10+1)会议、亚太经合组织、中亚区域经济合作等合作平台融入度较差,展示机会较少,还有就是开放产业体系竞争力不强。重庆出口产品同质化竞争严重,与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需求脱节。” 此外,李敬认为,重庆要发挥“带动作用”,还面临着与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通道基础设施和关检等服务功效较低,外资吸引渗透力不足、对外经贸人才比较匮乏等系列困难。

  针对存在的问题以及已有的基础,李敬认为要以“大力推进互联互通、机制建设、市场合作、加强开放创新这四条重要路径作为突破口,让重庆真正发挥‘带动作用’”。

  李敬看来,互联互通是发挥“带动作用”的重要基础。要统筹水陆空铁信五种方式,拓展和提升现有五位一体的对外立体式国际枢纽通道。大力加强“陆海新通道”建设。增加共建“一带一路”国家的飞机航线。机制建设是发挥“带动作用”的重要载体,“除了要加强重点区域合作机制建设外,还需要完善合作平台参与机制。”

  “比如制定‘渝新’、‘渝港’合作实施路线图,探索推动重庆与新加坡开展免关税、通关便利化、投资负面清单试验,形成相互投资与贸易的直通车等。积极参与上海合作组织、东盟与中国(10+1)会议、亚太经合组织等平台。” “中国推进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原则之一就是市场运作,重庆在发挥‘带动作用’时,自然也离不开市场合作,可以说市场合作是发挥‘带动作用’重要方式。”他说,当前,重庆需要发挥开放通道和开放平台综合优势,深度拓展“一带一路”市场,构建开放市场体系。中欧班列(重庆)和陆海新通道都是重庆推进开放创新的结果。李敬认为,要发挥“带动作用”,还需要大力加强开放创新,“包括开放功能的创新、开放产业的创新、开放制度的创新。”

  市政府外办负责人介绍,今年一季度,重庆重要外事活动共42场,同比增长50%;涉及外宾683人次,同比增长108%。其中,亚洲地区26场、美大地区3场、欧洲地区13场。来访外宾中,副部长及以上12人,同比增长5倍。

  重庆积极拓展“一带一路”朋友圈,国际友好城市达到45个,每年开展友好交流活动200余场次。比如,举办首届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吸引28个国家和地区的142名国外重要嘉宾、537家知名企业参会。

  此外,科教文旅合作交流格外活跃,建设中匈、中韩等国际科技合作示范基地20个,推动国际科技创新合作项目39项。发起成立“一带一路”中波大盟、中泰职业教育联盟,实施重庆市外国留学生市长奖学金“丝路”项目,吸引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留学生来渝学习。对53个国家实行“72小时过境免签”。

  该负责人表示,今年将积极办好2019上合组织地方会晤、“一带一路”陆海联动发展论坛等国际活动。同时在推动共建“一带一路”走深走实上有新作为,大力推动“陆海新通道”建设,丰富中欧班列(重庆)支线条以上,以通道建设带动人文交流。

  4月25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开幕。从两年前的首届高峰论坛至今,在共建“一带一路”过程中,重庆收获发展,带动周边,沿着“一带一路”建工厂、做国际贸易、开展跨国并购,“一带一路”正成为重庆经济发展新动能。

  来自市商务委的信息显示,向东,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去年长江外贸货运量占比超过90%,货值占比近50%,去年新开通的渝甬铁海联运班列已开行143班、运输集装箱超1.5万标箱。

  向西,中欧班列(重庆)累计开行超3000班,2018年开行超过1000班,建设德国、俄罗斯等国外集散分拨点超过40个,中欧班列(重庆)与黄金水道实现无缝衔接。

  向南,建立起以重庆为运营中心、对接“一带一路”的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累计开行657班;重庆—东盟跨境公路班车累计开行661车次;重庆—河内国际铁路联运班列开行55班。

  向北,“渝满俄”班列实现常态化开行,联通中蒙俄经济走廊。加快打造国际航空枢纽,江北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达4160万人次,国际航线条。

  据市商务委统计,2018年,我市共82家企业在全球37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对外投资合作业务,累计对外直接投资11.1亿美元。其中,重庆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万美元;在“一带一路”沿线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27.6亿美元,同比增长204.8%;在“一带一路”沿线月,重庆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亿美元。

  一季度,重庆企业通过陆海贸易新通道在东南亚、南亚等沿线国家开展投资合作活跃,占“一带一路”合作总额9成以上。 2018年,渝企纷纷投资海外建厂,进行国际贸易和跨国并购,大部分投资流向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汽车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以及房地产业、体育和娱乐业。

  市商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接下来,市商务委还将借助陆海贸易新通道,支持企业积极参与港口、铁路、机场和电力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和产业投资布局,加强产业、贸易、服务等领域的联动发展,构建全球化开放型产业供应链体系。

  云从科技“人脸识别”技术打破多项世界纪录,猪八戒网跻身全球领先的人才共享平台,誉存科技在大数据金融风控领域市场份额遥遥领先……近年来,一批大数据智能化行业领先企业在重庆应势而生,成为当地经济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的“领头雁”。

  2017年底以来,重庆大力实施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明确了打造智能产业集群、推进智能制造、拓展智能化应用“三位一体”的发展路径,蹄疾步稳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高质量发展。

  作为一座以工业立市的城市,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是重庆寻求高质量发展过程中绕不开的命题。借力大数据智能化,成为重庆产业转型发展的必由之路。

  汽车是重庆的核心支柱产业,一批重庆汽车厂商凭借在智能化领域的持续投入,重庆汽车产业在智能化领域的优势正逐渐凸显。以长安汽车为例,其与腾讯公司合作开发的车载智能系统已应用于量产车型,相关产品上市后迅速热销;投资43亿元的长安汽车全球研发中心日前投入使用,其涵盖的180余个实验室中,相当一部分将聚焦智能技术研发。

  为推动传统产业智能化改造升级,去年底重庆出台《重庆市发展智能制造实施方案》,计划将在2020年底前推动2500家企业实施智能化改造,建设5个具备国内较强竞争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20个智能工厂和200个数字化车间,实现68%以上的规上工业企业迈入数字化制造阶段。

  据重庆市经信委介绍,截至2018年底,重庆已实施203项智能化改造项目,这些示范项目建成后生产效率平均提升67.3%,运营成本平均降低19.8%,单位生产能耗平均降低17.3%。以“智能化”打造高端产业集群

  2018年12月29日,全球低轨卫星移动通信与空间互联网系统“鸿雁星座”首颗试验卫星“重庆号”成功发射。该项目总部位于重庆两江新区,首期投资200亿元,后期将带动上下游上千亿元的产值规模。

  2017年底,重庆提出实施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结合自身产业基础确定了大数据、人工智能、集成电路、智能网联汽车等12个智能产业重点发展领域,着力打造高端产业集群。一年多来,类似“鸿雁星座”这样的投资大、产出高、带动力强的大数据智能化项目纷至沓来,一大批本土大数据智能化企业快速崛起,有力牵引了重庆经济高质量发展。

  以电子产业为例,“缺芯少屏”之痛一直制约着产业发展质量的提升。2018年底,京东方在重庆投建的第六代柔性显示生产线开工建设,项目投资高达465亿元,主要生产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汽车等所需的柔性显示屏。

  同时,重庆还瞄准“芯片”这一核心部件持续发力,“外引内育”“补链成群”,目前已集聚集成电路相关企业20多家,预计2022年产业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目前正在建设的重庆紫光“芯云”产业城,计划将投资600亿元建设工业4.0智能工厂、集成电路总部基地、高端芯片制造基地等项目,建成投产后不仅将弥补重庆在高端芯片领域的短板,还将有力带动下游智能应用领域的发展。

  继腾讯云工业互联网智能超算中心、阿里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之后,智能云科工业互联网平台日前签约落地重庆,将为重庆制造企业提供上云上平台等服务,助力其实现自动化、小批量、个性化生产。

  随着一批传统产业智能化改造提升示范项目的实施,以及一大批大数据智能化企业的兴起,重庆产业格局正迎来可喜变化——2018年重庆智能产业产值达4640亿元、同比增长19.2%;今年重庆将重点推动集成电路、液晶面板、智能终端等领域项目建设,力争全年产值突破5800亿元。

  重庆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重庆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战略性新兴制造业增加值增长6.8%,成为拉动工业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目前重庆已有大数据智能化产业企业数千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超过1000家。

  重庆驰骋轻型汽车部件公司近期通过开展智能化改造,生产效率和产品品质明显提升,传统焊接工序中的污染问题也一并解决了。“通过智能化改造,相信今年我们在市场中会有更好的表现。”该公司董事长戚守柱说。

上一篇:六安市人民政府 下一篇:跨境电商卖家如何做到“选品”先人一步?

人物观点

  • 全球访问量最高的20大网站:搜狐排16位
    全球访问量最高的20大网站:搜狐排16位

    【搜狐IT消息】北京时间2月8日消息,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insider根据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comScore提供的数据,列出了全球访问量最高的20大网站,其中Facebook、Google、YouTube位列前三名,而中国互联

  • 全球网站流量贡献最多国家:伊拉克和埃及
    全球网站流量贡献最多国家:伊拉克和埃及

    据谷歌旗下广告服务商Doubleclick的数据显示,全球Top500网站中,就有数十个网站。全球最大的网站Xvideos每月网页浏览量高达44亿,是CNN等知名新闻网站的3倍。3月25日消息,以色列互联网流量研

  • 三大社交网站占据全世界15%的转引流量
    三大社交网站占据全世界15%的转引流量

    :社交网络的影响力,表现之一是用户通过分享和推荐,给外部网站带来的访问流量。近日,美国研发相关软件并且监控网络流量的公司Shareaholic发布报告,指出Facebook、Pinterest与Twitter世界三大

  • 2014年全球流量排名前10公司4家来自中国
    2014年全球流量排名前10公司4家来自中国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29日消息,据《福布斯》网站报道,每年,整个科技产业都会留上一个小时的时间,倾听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的趋势报告。当地时间本周三,米克尔在R